お名前:meizi

<<  2017年3月  >>



1234
567891011
12131415161718
19202122232425
262728293031

TODAY : 0
YESTERDAY : 0
TOTAL : 0

読者一覧

訪問者一覧

命定的路途變得偏薄
青草枯黃,春風吹又生,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在東風裏悄然吐綠,聽一些故事,唱一些老歌,人是不可能生活在記憶裏的,也是不願意在記憶裏存活的。
錯過了2014,又會遇上2015,六十年的約定,會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。
從前只會拾撿別人的故事來充實自己的情感,如今才發現,深處愛情,每一刹都能續寫出一個結局。可我們無法在愛情中隨意落筆,從而命定的路途變得偏薄,有一天總會走到懸崖峭壁。那天,我們相邀看書,你讀到“莫道不消魂,簾卷西風,人比黃花瘦”的時候,突然細語道:窗外菊花,為誰消瘦,暮然西風,無人能懂。
有些人的一生只為了等待,而有些人的一生只為了飄零。李清照因思念丈夫趙明誠而作了一首《醉花陰》,可趙明誠收到後,第一時間沒有感懷自己妻子的孤獨和寂寥,卻偏偏升起比試的願望。數日連作幾十首,將其一起給友人陸德夫評鑒,陸德夫在讀後,偏偏喜歡三句,便是“莫道不消魂……”,趙明誠才覺羞愧。我知道,愛情中總有那麼個人無心勝負,有那麼個人甘為你低入塵埃。而李清照的一點相思的苦衷,竟成了趙明誠手中的比試,原來後來的煮書潑茶,亦沒有半分愛情。當時只道不是尋常,而是茫然。
感情,不是一個人就能修煉圓滿。將對方的愛好當成了自己習慣,將對方的悲喜當成了自己的情緒。有些愛情,就只是一個人在演,一個在看,當戲劇結束,所付出的情感也煙消雲散。天龍八部裏的遊坦之,甘願為阿紫低身如僕、以身寄毒,可阿紫心中永遠都是蕭峰。後來,遊坦之給了阿紫光明,卻依舊不悔。阿紫的眼睛時常流淚,她不知道那才是愛情。你以為人生這場戲劇有人幫你演完,只不過是老天的賜福,其實那個人在遇見你的第一眼中,就無法逃離。
湯顯祖說: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。生而不可與死,死而不可複生者,皆非情之至也。感情大過於生死,超脫於輪回。杜麗娘的一夢前塵,守愛到人間的冰點。一個人願意為之等待,一個人願意為之停留。只因心甘情願,便沒有誰對誰錯。
雨露濕滑、霧濃遮眼,請在這飄萍後,執手相走。紅塵中,沒有誰欠誰的幸福,只因前世的情緣未滿,今生便攜手修行。窄長的雨巷,是誰從薄霧中走來?是誰持著潑墨的紙傘?是誰攜著丁香的愁濃?古道石橋,青磚黛瓦,那條掩上經緯的路徑,早已穿連起兩個陌生的約定。
,枯枝新芽,孕育的不僅僅是簡單的美麗。
經歷太多也就傷感太多,有過空折枝的失落,也有過無語看花落的沉默,即使再美麗的季節都會有花兒凋零。即使再寒冷的日子也會有花兒盛開。
心情總會有殘缺,心靈總是需要一分簡單的美麗。
在簡陽的賈家場,我曾經邂逅過一位美麗的美容師,她有一個很清麗脫俗的名字____錦妍
看似柔弱的女子,卻用一枝平淡的畫筆,勾勒出了一個個鮮活而美麗的笑臉。
說來也很神奇,在她的筆下,不管什麼樣的女子,都會綻放出青春的美麗。
在賈家街上,流傳著這麼一個故事:一個三十歲的女人因為長相問題離異了,她很傷心,差點失去了生活下去的勇氣。
錦妍聽說後,親自上門給她做了一些簡單的交談,三個月後,當這個女人再次出現在賈家街上時,容光煥發的她讓所有的人都亮瞎了眼。
我是個不太相信脫胎換骨的人,卻被這個故事深深的震撼了。
我曾經私下問過錦妍,美容的秘訣是什麼?
錦妍總是笑而不答,再我再三的追問之一下,她才告訴我美容的最高境界是美麗心情,只要心情美麗了,一切都美麗了。
我有些慒懂,又有些若有所悟,凋零的過往,不正是需要一分心情去美麗嗎?

カテゴリ:未設定
投稿者:meizi  投稿日時:2017/03/22 18:36:55
コメント(0) | トラックバック(0)

コメント一覧

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
名前:

コメント:

下記画像に表示されている文字列を入力してください